【FT中文网】梁海明、洪为民、洪雯:中国经济发展要依靠“独角兽”还是“斑马”?-新闻网 - 电竞竞猜

电竞竞猜

    智库建设
    >> 正文

【FT中文网】梁海明、洪为民、洪雯:中国经济发展要依靠“独角兽”还是“斑马”?

时间: 2020年12月17日 10:29 来源: 点击:[]

梁海明、洪为民、洪雯:中国未来要推动新基建发展,并通过需求侧改革以激发并提升内需潜力,那么市场是否还要继续追捧“独角兽”?

随着欧美国家不断对科网巨企,处以反垄断罚款、加税,甚至强制分拆,中国政府也正收紧反垄断的政策,近日召开的中国中央政治局会议更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及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反映政策正予一众科网巨企戴上金刚箍。在中国经济已进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发展新格局,中国政府未来要推动新基建发展,并通过需求侧改革以激发并提升内需潜力的情况下,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市场是否还要继续追捧“独角兽”?

“独角兽”指的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且未上市的新创公司,在2013年由美国Cowboy Ventures的创办人提出,比喻成功新创企业如以独角兽般那样罕有,能够成为独角兽的新创企业,通常已经经历由Pre A、A轮、B轮、C轮、甚至D轮、E轮等多轮融资,才能到达准上市 (Pre-IPO )的阶段,能够成功到达上市IPO的,是代表企业的创新性及未来潜力已经得到投资者的肯定。

过去,互联网经济的生存法则,只有推动平台经济和生态圈发展,从而垄断整个行业,才有可能突围而出,成为“龙头”和“独角兽”,例如,AirBnB、滴滴打车、美团等,都是成功的“独角兽”。

无可否认,人的本性之一就是追求垄断。美国《纽约时报》曾报道过,游戏《大富翁》发明者美国人伊莉萨白-玛吉(Elizabeth Magie),曾为《大富翁》设计了两套游戏规则,一套为反垄断,游戏中有人创造财富后,所有玩家都能够获得回馈;另一套规则是垄断式的,各玩家只有努力狙击对手,才能成为大富翁。由于人的本性使然,都希望独霸鳌头,最后这个游戏流传至今、获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游戏迷喜爱的版本,都是垄断式的版本。

过往互联网企业的大部分创新,最终也是为了垄断。美国硅谷创新人才众多,创意十足,无论是Google、Facebook还是PayPal,一直都依靠其难以取代的产品服务,令其它竞争对手难以匹敌。市场多年来已经默认,要发展出好的创业模式,企业应该要保持垄断,并回避竞争。诚然,在经济学上,某种程度上的垄断也是站得住脚的。美国芝加哥经济学派的相关理论称,政府要想透过竞争法管制产业链中制造、批发、零售等之间从上而下的“纵向关系”,后果往往是误中副车,因为“纵向限制”(Vertical Restraint)除了影响垄断之外,也会影响到市场的经济效益。当然,芝加哥经济学派并不是认为所有“纵向限制”的商业行为都对社会有益,不过提高经济效率的“纵向限制”不容忽视,只是如果政府要正确无误地分辨出少数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商业行为又成本不菲,因此政府“宁纵莫枉”,才是竞争法对“纵向限制”应有的务实态度。

然而,多年以来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对“独角兽”的不断追捧,已令部分“独角兽”开始迷失了方向,甚至为了追求垄断,不顾正常经营,把诸如“烧钱”竞赛等手段当成主要工作。时至今日,我们赫然发现不少当年声势浩大“独角兽”已经式微乃至退场,例如共享单车ofo、共享汽车、瑞幸咖啡等,他们以极高补贴来攻城略地的极端策略,已经证明了是难以维持长久的。部分“独角兽”在上市后,也无法转换思路,注重成本效益,强化自己的核心能力,以永续经营为目标,往往是继续“烧钱”扩展,甚至最终因财务漏洞难以掩盖而“爆雷”,伤害众多中小散户投资者。

同时,这些“独角兽”在攻占市场期间,还会导致市场失序,令惨淡经营的同业遍体鳞伤。 “独角兽”实际上是“一兽功成万骨枯”。腥风血雨下,一个“独角兽”的成功,往往颠覆了一个行业的生态,牺牲了众多微小的企业,小企业在“独角兽”的独大之下生存更加艰难。一个企业,一个行业的发展,绝不仅仅需要完美的“故事”,更需要面对现实,其商业模式还必须能够产生效益,能够复制和拓展,才能持续地发展下去。

宏碁创办人施振荣就认为,“独角兽”是创投基金吹捧之下的产物。而且,推动企业上市,不是结束,而是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新创企业把上市当作终点目标,无疑会令市场投资者感到顾虑,因为企业上市之后,是否就不再继续发展,股东卖出股票大获其利离场?对于始创人而言,创立企业,是为了创造有价值、具备竞争力、能为社会、科技进步乃至国家发展作出贡献的企业,而不是创造一个只懂“赚钱的企业”,企业有责任扎实地去建构核心能力,因为有价值的企业才能长久生存,企业的价值不是喊出来的。

因此,在中国经济已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发展新格局,中国政府要推动新基建发展,并通过需求侧改革以激发并提升内需潜力的情况下,如果市场还是以“独角兽”作为目标,绝非推动高新科技发展、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的正确思维。

在新时代下,初创企业应改换思维,不应将成功上市视作终极的目标,上市后更需要向股东负责、向社会负责。 目前虽然“独角兽“已经出现不少问题,但仍有不少人迷信“独角兽”的魔法,继续疯狂追捧。在市场仍“执迷不悟”之际,要推动经济发展、科技进步以及进行需求侧改革,我们希望大力呼吁:市场应当更多追求“斑马”,而非追求“独角兽”。

“斑马”是共生的、群体的、真实的。斑马没有独角兽的孤独、虚构,毕竟,有谁真实地见过活生生的“独角兽”? 正如自然界中的斑马,在自己成长之余也需要合作,保护他人,“斑马”意味着群体,其信念是以个人的努力去成就整个社群的产出,而不是牺牲别人来成就自己的成功。

“斑马”企业没有“独角兽”的颠覆及掠夺思维,而是推动“共生”的新观念。社会创新不一定要颠覆、否定原有市场模式的,微小的创新也是值得表扬及支持,让社会上不同群体整体一同进步、一同得益,一同做到成行成市,一同做出好成绩、一同扬名国际。

在推动新基建发展、科技进步和扩大内需的新方向下,社会并非总是需要“颠覆式创新“。尽管颠覆性的创新可以带来很大的价值,也带来了历史上很多生产力的革命性发展,但是如果大家仔细研究一下,会发现在颠覆性科技出现后,真正的改变来自于普及和利用这个科技时所做的改良型创新。例如,蒸汽机是颠覆性科技创新,但真正的价值来自于把蒸汽机用来织布和放在火车和轮船上,又例如上个世纪90年代已出现了互联网的视像会议,但是到了今天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视像会议才真正走进社会,给生活和工作模式带来重大的改变。另一个例子是,包括高铁、轨道交通的技术早在几十年前就发明了,但真正改变社会和带来巨大社会价值,是因为中国的大量建造以及相应的土地规划和发展,这些都是改良性创新。

创新并非只是“崇拜新奇”(Fetishism of Novelty),发明出全新的产品,无论是改良产品设计、使之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创新”,还是改善生产流程、物流体系的“流程创新”都有可能是创业契机,也都可以推动中小型创新、互联网企业发展、壮大。

未来的新基建时代,大部分情况下未必需要全新的技术创新,更多的是将来无数的改良性小创新,这些的改良性小创新才是未来经济的增长点和老百姓幸福生活的推动力。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健康的市场应该有不同类型的企业、多元化的发展,健康的社会是大家一同成长,一同参加创新,一同社会做有意义的事,大家共同努力建设更美好的社会,为人类福祉作出努力。犹如斑马一样,共生共享。反之,一枝独“兽”(独角兽) 往往过度消耗市场资源,未必是最有利的。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成为一头“斑马”意味着以创新的思维,协助其他同业乃至传统的企业向数字经济的升级转型,一同升级的规模效应,才能让整个产业一同得益。而且,企业上市后,更要着重营运效益,持续生存才是对股东负责、对员工负责、对社会负责。此外,为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着想,“斑马“企业也应致力推动俭朴创新及循环经济,以最少的资源去从事创新,尽量推动资源再生或资源重用。地球的资源已经愈来愈匮乏,人类必须进一步善用科技去增加效率效能,减少对资源的需求。

在中国经济已进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发展新格局下,市场不应再一味迷恋虚构出来的“独角兽”,而应脚踏实地,把企业变成能在市场跑得快的“黑马”,再由“黑马”进化为可持续发展、能解决市场痛点,为人类解决问题、对群体及社会负责的“斑马”企业,为人类的福祉作贡献。中国未来要推动新基建的发展,以及进行需求侧改革以扩大内需,需要更多“斑马”企业一同参与创新。创新不能只靠颠覆,发展也不能只靠“独角兽”,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建基在“斑马”企业、“斑马”心态上,才能实现真正的共商、共享、共荣。

(作者介绍:梁海明系电竞竞猜“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洪为民系香港特区全国人大代表、华人大数据学会执行主席;洪雯系香港国际金融学会研究员。三名作者近期著有《新基建、新红利、新机遇》。)

https://www.ftchinese.com/story/001090656?page=3


关闭

  1. 书记信箱校长信箱
  2. 学校 邮编:570228
    琼ICP备05000523号 公安部备案号:46010802000190
    Copyright © 2005-2019 hainan university